新能源車帶飛鋰價 據“鋰”力爭、搶礦大戰打響

無論是主力供給地西澳,還是國內整體庫存水平,鋰精礦均處於下降狀態,甚至未來不排除進一步創出新低的可能。

從鋰產品的價格表現來看,先是碳酸鋰價格企穩反彈,隨後擴散至三元電池所帶動的氫氧化鋰,以及近期連續上漲的鋰精礦。

價格表現的背後是一套嚴密的產業邏輯:下游新能源汽車景氣度的持續攀升,疊加碳酸鋰、氫氧化鋰利潤率的增加,鋰精礦庫存已經恢復往年正常“水位”,疊加供給端中短期缺少增量,鋰精礦價格連續走高。

近期某券商電話會議給出的一組數據顯示,2020年12月底進口鋰精礦價格為420美元/噸,目前市場均價則已漲至735美元/噸,重回700美元以上高位,核心原因就是供應緊張。

21世紀資本研究院從多個不同渠道瞭解到,無論是主力供給地西澳,還是國內整體庫存水平均處於下降狀態,甚至未來不排除進一步創出新低的可能。

於是,國內碳酸鋰、氫氧化鋰生產企業的“搶礦大戰”正在上演,對此亦有某頭部廠家人士直言“買礦,是需要門檻的”。

上述行業現狀映射到資本市場,所對應的就是鋰礦類個股的持續走強。

只是,各家公司資源稟賦、成本和產品結構存在一定差異,行業景氣度持續高漲的帶動下,哪家上市公司業績彈性又會最好?

新能源車滲透率將持續提升

新能源汽車,鋰電行業最大的增量。只要前者銷量增長趨勢不變,對後者的需求拉動就會持續存在。

而就今年數據來看,繼續保持高速增長無憂。

今年5月,國內新能源汽車銷量21.7萬輛,同比增長159.7%。1-5月累計銷量達95萬輛,同比增長224.2%。

中汽協預測結果為,2021年新能源汽車年銷量有望突破200萬輛,達240萬輛。

按照中汽協副祕書長師建華的説法,“今年年初中汽協做預測時,我們就預感到新能源汽車上漲的趨勢,目前來看,今年新能源汽車銷量超過200萬輛是不成問題的。”

從上述預測區間來看,相當於2021年新能源汽車銷量將同比增長46.3%至75.57%。

需要指出的是,得益於銷量的增長,上半年新能源汽車滲透率較2020年大幅提高。

相關數據顯示,2020年新能源汽車滲透率為5.8%,但是今年上半年1-5月滲透率連續提升,分別至7.2%、7.6%、8.9%、9.1%、10.2%。

這與上一輪景氣週期不同,個人新能源汽車購買比例持續上漲,最直觀的感受就是市區裏Model3、比亞迪漢EV、理想ONE等車型“能見度”的顯著提升。

另據中國電子商會智能電動汽車專委會、全國工商聯汽車經銷商商會新能源汽車委員會聯合發佈的新能源乘用車全國To C端銷量數據顯示,2021年一季度,純電動汽車的個人購買量為32.25萬輛,佔當季銷量的74.67%。

若加上插電混動和增程式汽車,個人購買力則分別達到39.19萬輛和90.76%的佔比。2019年之前,我國銷售給個人的新能源汽車不足30%。

綜合比較銷售數據,當前新能源汽車消費市場“兩極分化”特點顯著,20萬元以上市場被特斯拉、比亞迪、理想和小鵬佔據,10萬元以下市場則以“A00級”車型為主,如五菱宏光MINI EV、奔奔E-Star。

相比之下,10至20萬元主流成交區間能夠形成一定規模的,僅有埃安AION S等少數車型。

不難看出,現階段的國內新能源汽車行業的發展,與前幾年國產手機的崛起類似,供給側正在結合市場需求推出各類特點顯著的產品,有主打女性客户的,有拼豪華配置的,也有主打性能的,產品供給百花齊放。

21世紀資本研究院認為,除特斯拉以外,當前國內新能源汽車市場主要被自主品牌佔據,後者正在通過產品力、性價比等優勢彌補自身品牌劣勢,以迅速佔領市場。而外資、合資品牌整體反應和動作較慢,市場接受程度一般,尚未進入大規模發力階段,終端產品競爭遠未至高潮階段。

未來,隨着市場競爭的進一步加劇以及更多車型的推出,比如在10至20萬元合資車佔據的主流價位區間能夠推出一到兩款爆款車型,將再次帶動國內新能源汽車滲透率大幅提升。

“搶礦大戰”開打

新能源汽車銷量的增加,無疑將帶動動力電池裝機量數據的提升,而後者上半年也保持了基本相當的增速。

相關數據顯示,今年前5個月,我國動力電池裝車量累計41.4GWh,同比累計上升223.9%,同期國內新能源汽車銷量增速為224.2%。

裝機量的總體增長,帶動了對磷酸鐵鋰、鎳鈷錳酸鋰等正極材料消耗的同時,進一步傳導至上游鋰鹽、鈷鹽。

無論選擇磷酸鐵鋰還是三元電池,都離不開鋰鹽產品。也正是在上述終端需求的帶動下,相關產品2020年見底後迅速反彈。

就二季度走勢來看,碳酸鋰維持8.5萬元/噸以上高位運行,漲勢較一季度明顯放緩。但是,氫氧化鋰同期卻出現明顯上漲,並於5月下旬迅速突破9萬元/噸。

究其原因,還在於較好的出貨拉動,三元材料對氫氧化鋰的價格形成有力支撐。

上述鋰鹽產品價格的迅速拉漲,和終端需求的顯著放量,促使更上游的鋰精礦長週期庫存大幅降低。

來自前述賣方電話會的溝通情況顯示,2020年初疫情爆發,西澳鋰精礦的庫存水平創新高,此後呈逐步下滑趨勢,尤其是在今年需求端的持續拉動下,當前庫存已降至3.36萬噸碳酸鋰當量。

國內庫存也處於下降狀態,自2018年鋰鹽價格大幅回落以來,國內鋰精礦庫存先增後減,尤其是2020年7月後下降速度加快。

庫存下降,疊加上述需求端的爆發和供應端短期難以釋放的因素,鋰精礦繼鋰鹽產品後開始連續反彈。

對此21世紀資本研究院亦分別從三個不同信源進行了核實,其普遍反饋,當前市場處於“搶礦”階段,目前國內庫存也主要集中在提前佈局上游的頭部鋰鹽生產企業,以及部分2020年底曾集中備貨的部分企業手中。

雖然短期內不必擔心鋰鹽企業原料庫存,但是若未來供應關係進一步惡化,部分中小型生產企業可能會面臨“無米下鍋”的尷尬,甚至不排除當前已部分鋰鹽企業極低庫存的可能。

需要指出的是,國內碳酸鋰、氫氧化鋰產能利用率不高,國內不缺產能,缺少的是鋰礦供給,尤其是高品位鋰礦的供給。

在當前爭奪原料供給的背景下,同時考慮到西澳鋰精礦中短期供給彈性有限,預計鋰精礦將隨同鋰鹽價格繼續保持高位,甚至進一步走高。

鋰業龍頭之實力短長

“只要鋰礦能夠保證,外面找代工都可以,畢竟加工費並不算高。”一位曾供職某鋰鹽企業數年的人士如此評價。

當然,結合當前鋰精礦稀缺的環境,能夠保證原料供應的只有頭部幾家企業,比如被稱為“鋰業雙雄”的贛鋒鋰業、天齊鋰業,兩家公司均握有大量優質鋰礦資源。

不同點在於,贛鋒鋰業多以參股形式取得鋰精礦包銷權,如在產40萬噸/年的鋰精礦馬里昂山(Mount Marion),為世界上第二大投運的鋰輝石礦山。

按照約定,2017年至2019年贛鋒鋰業包銷該礦生產的全部鋰精礦,2020年後每年包銷不少於19.26萬噸鋰精礦,該礦也是公司當前的主力礦。

如果將贛鋒鋰業近年鋰礦佈局稱為小步快跑,天齊鋰業則屬於“三級跳運動員”,瞅準時機,不計成本拿下優質資源,如頂級鋰礦澳洲泰利森的控股權,以及對智利SQM公司的股權投資,最終實現對世界級鋰資源“三滷一礦”的一參一控。

僅從鋰輝石的資源比較,泰利森旗下的格林布什鋰礦,質地優於贛鋒鋰業的馬里昂山礦。

鋰礦品位高,加之該礦運行多年,其開採和運營成本處於全球鋰輝石最低水平。

來自英國諮詢機構Roskill的數據顯示,全球主要鋰化工企業碳酸鋰提鋰成本排名中,最低為美國雅寶和FMC公司,其次為SQM公司,天齊鋰業、雅寶中國和中國滷水提鋰企業成本相當,再次是贛鋒鋰業和中國其他鋰礦生產企業。

單純公開數據的變動,難以體現上述差異。2020年,贛鋒鋰業“鋰系列產品”毛利率為23.4%,同期天齊鋰業“衍生品鋰產品”毛利率為23.71%。

2017年,鋰鹽處於高位時,贛鋒和天齊兩家公司上述數據則分別為45.38%和69.41%,相差巨大,核心原因為後者將泰利森並表處理。

不過,卻可以通過一些細節可以得出大致結論。

泰利森所產鋰精礦不對外出售,只供給天齊鋰業和雅寶兩家股東,具體價格按照市場價格變動,並給予一定折扣。贛鋒鋰業所需原料則來自馬里昂山和Pilbara的包銷,後者同樣參照市場價格,但是並未公開提及折扣事項。

產品結構和價格層面,天齊鋰業近兩年因債務問題,產能提升速度慢於贛鋒鋰業,如澳洲奎納納的氫氧化鋰項目至今尚未落地,這使得公司現有產品結構仍然以碳酸鋰為主。

贛鋒鋰業,近幾年則是連續加碼產能,尤其是氫氧化鋰產能已位居全球絕對一線梯隊。

該公司年報援引五礦證券數據顯示,2020年,贛鋒鋰業氫氧化鋰產能佔全球份額的28%,氫氧化鋰產量佔全球份額的24%,僅次於雅寶的27%。

綜上,21世紀資本研究院認為,天齊鋰業強在礦端,擁有全球最低的鋰精礦開採成本,贛鋒鋰業則勝在產能端,尤其是滿足三元電池增長需求的氫氧化鋰。

相比之下,贛鋒鋰業經營風格穩健,過往並未出現虧損情況,雖然同樣受益於鋰鹽價格、產能釋放的雙重帶動,但是彈性可能會略小於天齊鋰業。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